《雾行者》epub,txt,mobi,azw3,kindle电子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爱书小站】(aishuchao2021),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2972,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内容简介

作者:
路内
书号:
Douban Books, 9787542668547
标签:
当代文学, 路内, 文学, 小说, 悬疑, 长篇小说, 中国当代文学, 中国文学
格式:
AZW3, EPUB, MOBI, TXT

2004年冬,美仙建材公司仓库管理员周劭重返故地,调查一起部门同事的车祸死亡事件。与此同时,他的多年好友、南京仓管理员端木云不告而别。一个时代过去了,另一个时代正在到来。这是一本关于世纪交替的小说,从1998年的夏季,到奥运前夕的2008年,关于仓库管理员奇异的生活,关 于仿佛火车消失于隧道的二十岁时的恋人,直至中年的迷惘与自戮、告别与重逢,一群想要消灭过去之我的人,以及何之为我。
五个章节,五种迥异风格:梦境、寓言、当代现实、小说素材、文学批评拼织成复杂强悍的叙事体,充满内在回响。深情而狂暴,现实而迷乱,带领读者横穿修辞术的318国道,不绝如缕,直抵小说结尾的喜马拉雅山脉。

节选

《逆戟鲸那时还年轻》收录了九个短篇,格式像塞林格的《九故事》,题材却并不整齐,是文学小青年的习作集。时隔多年,端木云拿到这本书,想起很多人,这一切都已经过去。写小说的年代,真是不知说什么好,像舌尖舔到铁锈,奇异的味道。那些写小说的年轻人舌尖上都留有铁的滋味。

端木云大学毕业那年正逢一九九八,洪水泛滥的夏季将会永远留在他的记忆中。三月份时,他没有找到像样的工作,倒是收到了一笔五百元的稿费,四川一家文学刊物发表了他一个短篇小说。责任编辑是个很年轻的姑娘,叫沈玲玲,她以“沉铃”的笔名写一些散文,温婉而流利,小有名气,然而端木云并不知道她是谁。两人互通几次电话,谈作品修改。沉铃问他,端木云这个名字是笔名吗。端木说这是真名,我是复姓。沉铃说那我就照这个名字开稿费了,并且要了他的身份证号码。她说你这个年纪照理应该工作了,怎么还在读大学。端木说,我晚读了一年书,又因为高考失利,复读了一年。

那时端木云的小说模仿的是塞林格,有时也会学一下贝克特,刻意写得很短,冷峻干涩。他认为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沉铃与他投缘,有一次她打电话过来谈论小说,通话长达一小时。此后他将一篇两万字的小说寄给她,为了省钱用的是平信,阴差阳错,邮件丢了,并且没有留底稿。这次是他打电话过去,沉铃问他为什么这么大意,他说,写得不够好,没指望发表,寄出去纯粹是瞎碰运气。沉铃说,既然写得不够好就再写一遍吧,但是他没有力量再下笔,声称自己记不起来了。沉铃说,你在电话里给我复述一遍小说故事,这样或许会让你找到一些新想法,重写就不那么难了。那个电话长达两小时,平信只是徒劳地省下几元钱而已。之后,端木云总是在等待着她的电话,因为除她以外,没有人会再用这种方式和他说话了。到了五月份,沉铃邀他去重庆参加刊物的笔会,端木云当时年轻,他捏着听筒,说自己没有参加过类似的活动,是不是有很多知名作家在场。沉铃说,我其实很想知道你长什么样子啊。

他撂下一份即将到岗的实习工作,坐火车去了重庆,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两天。

这是他第一次去西南,火车进入江西省后便一直下雨,越往西,沿途的房子越是破旧,经过湘江是在深夜,什么都看不清,到贵州则是白天,他记得一个来自遵义的同学说过,该省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天空始终阴沉,从火车上俯瞰低处的小镇快速掠过,很像他安徽老家的那个穷乡僻壤。

火车走了六十个小时,到重庆是下午,他感觉自己需要调整一下时差,仿佛是跨越了半个地球。他在沙坪坝附近找了一家便宜旅馆住下,是用办公楼改造的,单间里面是双人床,有一张书桌,上厕所和洗澡必须去走廊尽头的公用洗漱间。整个旅馆里就只有他这么一个客人,悬在那儿。黄昏时他洗完了衣服,走出旅馆找吃的,重庆的天光比之东部而言要推迟一个小时,他看到满街的摩托车,露天火锅店,公共汽车招手即停,随处聚集的棒棒们,城市喧闹而麻木,充满了烟火气。他走到一条小街上,看到无数洗头店和米线店密集铺陈,以钢琴黑白键的节奏推向远处。晚餐时间,女孩们坐在条凳上,一排一排,安静地看着街景。天色暗下来后,路灯照着她们。端木云想,她们像一幅画,散焦的国画,像街道那么长的卷轴展开,一个一个并列着,但却是油画的质地。这犹如他在火车上见到的风景。

这种景象是他头一次见到,那时他二十四岁,从家乡的贫瘠村庄跑到无锡念大学,曾经去过一次上海,去过一次南京,除此以外对世界一无所知。

夜里,他回到旅馆,发现一楼正对大街的门面就是一个洗头房,洗头房里有一个漂亮的女孩,但她并没有跑到街边展览,而是独自坐在店里,侧脸,斜上方有一根日光灯管,照着她的脸她的肩膀和她的简陋桌椅,从镜子里反射出的另一束光映在她的眼睛里。端木云站在旅馆门口望着她,好长时间,店里只有她一个人。他看得太久了,以至于那女孩扭过头说,嗨你要进来吗,我叫小苹果。她看着他时,眼睛里的光消失了,也不笑。端木云转身走进了旅馆。

第二天早晨他醒来发现窗外雾气浓重,他来到了全中国最潮湿的城市,一看手表已经是上午十点,太阳不知道在哪里。他从床上起来,沿着走廊到洗漱间里,进了男厕所,听到隔壁洗澡间里哗哗的水声。等他出来时,一个女孩也从洗澡间里出来,端着脸盆,趿着一双红色的塑料拖鞋,浑身湿漉漉,脸上没有妆。女孩用毛巾擦着头发说,我就是昨天那个小苹果,你是不是叫端木云。

端木问说你怎么知道的。女孩说,我去账台上问过了,我昨天晚上想敲你的门,但后来我又改主意了。端木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女孩已经走了,转头说,你真的好帅,来耍哟。

他当然没有去。那时候,太年轻,从未有过买欢的经验,也认为这件事是污秽可耻的,但女孩瞬间打动他的事实不变。

这天他随便搭了一辆公共汽车,绕了一圈,到了江边,时间是中午。他知道有两条江流经这座城市并且在这里汇合,一条是长江,另一条是嘉陵江,但搞不清眼前这一条是什么,也没有问人。所在之处非常荒凉,道路一侧是山,是茂密的树林,另一侧的江水在很低的地方流过,像峡谷一样。江对面是密集的房子,吊脚楼层层叠叠蔓延到山上,仿佛世界一下子倾倒了或站立起来。空气潮湿,沿路的树木上仍积着灰尘。他往前走了一段,发现自己并未身处荒郊,山后面立即出现了市集,人都在街边打麻将,吃米线,棒棒随处可见,洗头小姐安坐一隅。这让他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生活在平原上的年轻人。

他从这个不知所谓的地方再搭车,到了解放碑,又顺着十八梯往下走。他对这座山城有了新的印象,在岩石地基上建造的起起伏伏的高楼和平房,奇形怪状的隧道和涵洞,穿越建筑物而固定在山上的石板路。这座城市里没有自行车,车绕着山跑,一辆在眼皮底下的车可能需要走很多个来回才能开到身前,摩托车很多,但最值得信任的仍然是挑夫,靠他们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世界。这就是布罗代尔所说的地区人口过剩导致的人力廉价、技术落后,一个古老国家的遗影,也是前现代社会的奇迹景观。不明白为什么,他喜欢这种景观,尽管他是一个生活在平原上的年轻人。

他坐着中巴车往回走,晚饭时间,女孩们上工,有一个打扮妖娆的胖女孩与他同座,抽烟,一言不发。两人同时到站,女孩扔下半截香烟,用一种极度憎恶的神色踩扁了它,下车走向红灯区。他回到旅馆门口,小苹果的店也开张了,她站在门口同样是抽着烟,穿着短裙和高跟鞋,旁若无人,欢快地唱着《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端木云想,太奇怪了,它怎么可能是由一个妓女唱出口来。

本网站本身并不存储任何相关资源文件且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网站为非盈利性质,不提供任何下载链接。若信息侵害到您的权益,请随时联系我们,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移除。 联系邮箱:aishuchao2020@163.com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