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大瘟疫》epub,txt,mobi,azw3,kindle电子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爱书小站】(aishuchao2021),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2993,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内容简介

作者:
[英] 马克·霍尼斯鲍姆(mark Honigsbaum)
丛书:
新思文库·医学人文中的I
书号:
Douban Books, 9787521716269
标签:
2020, 疾病, 科普, 历史, 世界史, 医疗, 医疗史, 医学
格式:
AZW3, EPUB, MOBI, TXT
路径:
点击打开
id:
2993

20世纪初,现代医学和技术的高歌猛进曾让人类无比自信地以为自己已经战胜了流行病。然而我们错了。
潜藏在自然界黑暗角落里的神秘病菌突然现身人类的大都市,导致成千上万人感染甚至死去。从导致上千万人丧生的大流感,到突然降临“天使之城”洛杉矶的鼠疫;从导致美国贵妇人神秘死亡的鹦鹉热,到感 染后会出现大出血的埃博拉,每次疫情的暴发都令人猝不及防,打击着人类的自信。
病菌的突然到来一时间会导致社会恐慌,甚至会引发一连串的社会和政治危机。但也有人迎难而上,去寻找病原体的真实面目。
通过抽丝剥茧的探案式写法,作者为我们揭示了“微生物猎手”们是如何找到病原体和传播途径的,讲述了他们经历了怎样的挫折,遇到过怎样的阻碍,不同的“猎手”之间产生过怎样的分歧,最后又是如何取得成功的,以及尚有哪些谜题至今仍未被解开。
全球化和城市化的发展使得人类文明空前进步,但也正是全球化和城市化导致了病菌的全球扩散。短短几个小时,病菌就可能乘着国际航班跨越大洲和大洋,来到我们的身边,并在短短数天内,感染城市里成千上万的人。
我们人类必将与病菌继续共存下去。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全球性的流行病还将会不时地出现。如果我们可以不断反思过往的教训,在研究病菌的同时,不断改善导致瘟疫暴发的社会和环境条件,不再狂妄自大,也许,我们在应对下一场全球性流行病时能取得比现在更好的成绩。
--------------------------------------------------------
【编辑推荐】
● 10场全球性流行病大暴发,9种潜伏在自然界黑暗角落的致命病菌突然出现在人类大都市
进入20世纪后,随着医学和技术的进步,我们曾自信认为自己已经可以预测流行病的暴发了,有些人甚至狂妄地以为人类已经征服了病菌。然而,我们错了。
大流感 1917年,从全美各地招募来的新兵被派往美国的几十座大型军营接受训练,准备开赴欧洲战场。然而,来自不同免疫学背景的人被迫在几个星期内大规模聚集在一起,这为流行病的传播创造了极佳的条件。一种致命的流感病毒正在伺机而动。
鼠疫 对于1924年的洛杉矶人来说,黑死病只是发生在中世纪的遥远传说,是不可能出现在这座以清洁著称的现代都市的。然而,“黑色死神”突然降临“天使之城”,将人类打了个手足无措。
鹦鹉热 “一战”后的美国歌舞升平。养宠物成了许多中产阶级以上人士的喜好,象征“忠贞爱情”的鹦鹉成了很多家庭主妇的新宠。谁曾料到,如此美丽可爱的鸟儿身上也潜伏着致命的病菌,贵妇人们纷纷中招。
军团病 1976年,两千多名“美国军团”的退伍老兵在费城一所豪华酒店举行年会,会后,相继有人患上肺病,并有人死去。导致疾病的元凶是什么?豪华酒店这样的现代建筑中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艾滋病 1980年,美国一些城市的男同性恋群体中突然暴发了一种怪病——患者满口长疮,淋巴结肿大,免疫力低下。一时间,美国民众把矛头对准了同性恋群体,同性恋者迅速被集体污名化,甚至有人将这次流行病暴发称为“同性恋瘟疫”。事实果真如此?
埃博拉 2013年,有“血疫”之称的埃博拉在贫困落后、医疗资源极其匮乏的西非国家暴发。满怀热情的国际抗疫人员来到非洲帮助当地人抗疫,但随后他们发现,他们不仅面临着疫病的威胁,还要面对传统社会的不理解和挑战。抗疫之路充满坎坷!
寨卡 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夕,巴西一些地方突然出现了大量小头畸形婴儿病例。巴西社会出现恐慌,上百名卫生专家联名呼吁国际奥委会将此次奥运会改址或推迟。作者亲赴疫区,为我们一探究竟。他发现,疫情较严重的地区都是贫民区……
SARS 中国人的一段共同记忆……
新冠 正在席卷全球……
● 病毒猎手、防疫专家与无形敌人的精彩对决,悬念丛生,迭宕起伏
如果说医护人员是对抗疫情的前线作战人员,那么病毒猎人、防疫专家等“微生物猎手”就是防疫指挥官,实验室就是抗击致命病菌的中枢。他们在实验室里夜以继日,寻找导致疫情的真凶,探索和开发战胜疫病的“灵丹妙药”,为前线人员指明方向,带去希望。这是一场生死时速,他们越快成功,就会有越多的人得到救治。
然而,他们的探索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探索过程跌宕起伏。他们可能被既有的理论所误导,不断走弯路;可能被不同文化的人误解,在现场调查疫情时被当成“巫师”和外国间谍追杀;也可能自己也被病菌感染,生命垂危;甚至可能追寻一生,最终仍然一无所获。
然而,只要有人锲而不舍,一直追踪,真相最终将浮出水面,或者说,至少我们会离真相越来越近。我们将与病菌继续搏斗下去,希望之火不会熄灭。
●在全球化和城市化时代,重新定位和反思人类与病菌的关系
全球化和城市化的发展使得我们的文明空前进步,但也正是全球化和城市化导致了病菌的全球扩散。短短几个小时,病菌就可能乘着国际航班跨越大洲和大洋,来到我们的身边,并在短短数天内,在空间狭窄、人口密集的城市里感染大量人口,导致成千上万人死去。
我们人类必将与病菌继续共存下去。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全球性流行病不是“会不会出现”的问题,而是“何时会出现”的问题。但是,如果我们可以不断反思过往的教训,先从人类力所能及处着手,在以科学对抗瘟疫的同时,不断改善导致瘟疫暴发的社会和环境条件,不再狂妄自大。也许,我们在应对下一场全球性流行病时能取得比现在更好的成绩。
● 一本生命攸关的书,为普通读者量身定制超好读的瘟疫史著作
作者新闻学和历史学的知识背景与从业经历,使得本书既能从容地呈现跨越百年的历史长卷与思想史深度,又不乏新闻广角的宽度和热点。尤其是,作者采取了一种探案式的写法,善于设置悬念,然后为读者一步一步抽丝剥茧地揭开真相,让读者有一口气读完的冲动,很过瘾。
本书两位具有医学专业背景的译者,为相关医学专业术语增加了数十条注释,进一步为我们扫除了专业壁垒,更加方便普通大众读者的阅读。
●反思现代瘟疫史的经验与教训,国际国内专家学者、主流媒体倾力推荐
新冠疫情全球扩散,从历史中我们能学习到哪些经验与教训?本书荣获《金融时报》2019 年年度最佳图书;复旦大学高晞教授欣然作序,华山医院张文宏教授、北京大学张大庆教授、南开大学余新忠教授、上海大学张勇安教授等专家学者倾力推荐;《自然》《科学》《时代》《卫报》《新观察家》《纽约时报》《金融时报》《新华网》《学习强国》等百家国际国内媒体合力报道。

节选

克拉拉大街始建于1895年,最初是洛杉矶河附近的一片空地,与中产阶级白人的居住区毗邻。随着城市扩张,房地产产业日益繁荣,对造砖工人和廉价农业劳力的需求不断增加,原有的意大利移民们搬走后,这里渐渐住满了拉美裔人口和从边境线以南来的移民劳工。到1924年,克拉拉大街的307所房屋中住了大约2 500名墨西哥人。这片区域东临南太平洋铁路,西毗阿拉梅达大街,南接梅西大街,由八个街区组成,处处拥挤不堪。这里的许多房子被分隔为小间的“公寓”,或被改造成客房供多达30人同时居住,克拉拉大街742号的萨马拉诺家就是如此。还有房客在单层墙板后方附加的棚户中扎床。居住在这里的不只有人,地板下方的空隙也为老鼠(甚至有时是地松鼠)提供了安家之处。简言之,这里是与洛杉矶——那座被房地产商称作“永恒的青春之城,没有贫民窟的城市”——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

20世纪20年代,洛杉矶人口已经达到100万,成为美国发展最快的城市中心之一。在这座摘得了“世界气候之都”美誉的城市,房地产产业正处于井喷式的繁荣期。美国人厌倦了中西部的冬季严寒,也厌烦了东部城市过度拥挤的状况,纷纷涌向南加利福尼亚,他们被房产商所承诺的拥有石油、棕榈树、丰饶农田和灿烂阳光的新天地所吸引,来到洛杉矶。大部分定居者都为他们的市郊社区取了“石油花园”之类的美称,众多社区涌现在城市边缘的荒漠改造地上。相比之下,拉美裔美国人则倾向于聚集在梅西区(即前文所述墨西哥移民区的正式名称)或附近的马里亚纳区和观景花园区。

1924年,洛杉矶的拉美裔人口总数已达2.2万左右,他们劳作的身影随处可见:在洛杉矶河附近的黏土坑中辛勤工作,一砖一瓦筑起高楼大厦的是墨西哥人,为杂货店运送新鲜水果和蔬菜的是墨西哥人,为华丽的商业街酒店擦拭地板的还是墨西哥人。而对于城市中大部分盎格鲁-撒克逊裔美国人来说,这些住在天使之城的棕色皮肤居民仿佛都是透明的。当然,时常也会有针对墨西哥人的顾虑,比如他们是不是携带了什么疾病,或是拉美裔人口的出生率又在迅速增长之类的。但就像持反工会态度的《洛杉矶时报》的老板、加利福尼亚州大地产商和权力掮客哈里·钱德勒(Harry Chandler)曾说过的那样,国会不必担心墨西哥人,他们“不会像黑鬼那样与白人通婚。他们不混居,只和自己人扎堆。这很保险”。

弗朗西斯卡·莱洪死后第七天,她的父亲赫苏斯也死于同样的神秘感染。5天后,卢恰娜·萨马拉诺也被送进了县总医院,并于10月19日死于“心肌炎”或某种心脏疾病(卢恰娜怀有六个月的身孕,胎儿也死在腹中)。接下来发病的是卢恰娜的丈夫瓜达卢佩(Guadalupe),再之后是参加了卢恰娜守灵会的几位来宾(按照天主教传统,亲属会绕行敞开的棺材,亲吻死者以表哀思)。与弗朗西斯卡·莱洪一样,瓜达卢佩的死因也被归为“双侧肺炎”。而此时,参加卢恰娜守灵会的其他人也出现了类似的症状。但直到10月29日,医院才派遣了总住院医师埃米尔·博根(Emil Bogen)医生调查这一轮可疑的死亡事件。博根的第一个调查地点是卡梅丽塔大街343号,观景花园区的一所房子。博根回忆道:“在房间中央,一位年迈的墨西哥妇女躺在一张宽大的双人床上,阵发性的咳嗽不时打断她的哭喊。沿墙摆放着一具长沙发,上面倒着一名大约30岁的墨西哥男子,他没有咳嗽,却辗转难安,发着高烧。”在场的还有其他人,其中一位同意担任博根的翻译。博根得知,倒在沙发上的男子于昨天发病,有脊周疼痛,高烧达40℃。他的胸口还出现了红色斑点。而那名老妇人“已经咳嗽了两天,吐出大量血痰,并伴有响亮且粗糙的干啰音”。

博根将二人转移到救护车上,又随翻译拜访了他们的邻居。邻家的男子和他的妻女都出现了类似症状。该男子的妻子告诉博根自己已有所好转,而他的女儿“坚称没有生病,只是有些疲惫”。然而不到3天,这两名女子就因病情危急被送至县总医院,男子则已死亡。后来才发现,这名男子就是萨马拉诺的兄弟维克托(Victor),他和妻子近期都参加过克拉拉大街742号的那场守灵会。而在那里,博根又发现了4名奄奄一息的男孩,他们的年纪在4岁到12岁之间,正是卢恰娜与瓜达卢佩的遗孤。“当晚,4名男孩被带到医院,次日,他们的邻居中又确诊了6起病例,”博根写道,“入院后不久,患者们就出现了严重的肺炎症状,咳出血痰并有明显紫绀。”

萨马拉诺的房子日后将被称为“死亡之屋”。在参加过卢恰娜的守灵会,与她有过接触,或是居住在克拉拉大街742号的人中,有33人染病,其中31人死亡。这一系列病例在官方报告中以这些人的姓名首字母和他们与“L.S.”(卢恰娜·萨马拉诺)或“G.S.”(瓜达卢佩·萨马拉诺)的关系列出。在萨马拉诺一家之后,下一个死者是“J. F.”,即杰西·弗洛雷斯(Jessie Flores),卢恰娜的邻居兼好友,曾经照顾过卢恰娜。接着是萨马拉诺夫妇各自在前一段婚姻中的两个儿子,以及萨马拉诺夫妇各自的母亲。染病的甚至还有这家人的牧师梅达多·布鲁瓦利亚(Medardo Brualla)。他曾在10月26日造访克拉拉大街742号,为夫妇二人做临终祈祷。几天后,他也出现咳血痰的症状,并在11月2日去世。

瓜达卢佩死后,毫无警觉的卫生官员将他的尸体交还亲属以料理后事。他们再一次在克拉拉大街742号举办了守灵会。同样的一幕再度上演,出席守灵会的宾客很快被病魔袭击。10月30日,约有12人因病危被送往县总医院。其中,卢恰娜·萨马拉诺的一位表(堂)兄弟贺拉斯·古铁雷斯(Horace Gutiérrez)成了关键病例,正是他的病情促使卫生官员们全力寻找病原体,并使洛杉矶商会(Los Angeles Chamber of Commerce)与市议会陷入恐慌。博根在总结中记录到,贺拉斯与萨马拉诺家的4个孩子差不多同时入院,很快,他们就出现了同样的肺炎症状、咳血与紫绀。由于紫绀是西班牙流感的标志性症状,医生们对此记忆犹新,因此他们刚开始时怀疑这些人都患了流感。但最终,这些病例都被归为“流行性脑膜炎”。只有医院的病理学家乔治·梅纳(George Maner)医生持不同意见,认为这可能是一场鼠疫。梅纳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取了古铁雷斯的痰液样本在显微镜下检查。结果令他震惊,镜下样本中充满了微小的杆状细菌,看上去与他在教科书中见过的巴氏鼠疫杆菌(Pasteurella pestis)毫无二致。梅纳对这种细菌的形态不大确定,想听听他人的意见,便找到上一任洛杉矶总医院的首席病理学家、苏格兰人罗伊·哈马克(Roy Hammack)。哈马克曾在菲律宾工作,有过诊治鼠疫的经验,曾见过鼠疫杆菌。“棒极了!”据说当在显微镜下看见那熟悉的棒状杆菌时,哈马克大声惊呼,“棒极了,但也糟透了。”

* * *

巴氏鼠疫杆菌的正式名称为耶氏鼠疫杆菌(Yersinia pestis),是迄今人类所知最为致命的病原体之一。瑞士细菌学家亚历山大·耶尔森(Alexandre Yersin)在1894年香港暴发的第三次大鼠疫中分离出了这种杆菌,因而这种杆菌以他的名字命名。据保守估计,鼠疫杆菌在历史上共夺走了1亿(甚至可能2亿)人的性命。不过,虽然鼠疫这个词会唤起人们深重的恐惧,但在鼠疫杆菌的生命周期中,感染人是极其偶然的。它的天然宿主是野生啮齿动物,如旱獭、地松鼠和老鼠。当生活在啮齿动物洞穴中的跳蚤被鼠疫杆菌感染,并叮咬了其他动物后,鼠疫杆菌就会在啮齿动物中传播。但在很多时候,这种传播并不会对啮齿动物产生伤害。只有当这些动物免疫力降低并突然死亡,使跳蚤暂时无处寄生时,或者患病的啮齿动物被带到人类的居住地时,才会出现人畜共患的风险,即病原体可能转移到人或其他动物宿主身上。然而从寄生生物的生存策略来看,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方案,因为这种“偶然”转移通常会导致新宿主死亡,从而阻止杆菌的进一步传播。

人可能染上三种类型的鼠疫:腺鼠疫、败血性鼠疫和肺鼠疫。腺鼠疫通常是这样染上的:老鼠或其他啮齿动物身上携带鼠疫杆菌的跳蚤咬了人,将细菌注入人的皮下(随后,人身上的跳蚤或体虱也会将疾病传染给其他人)。当被咬者搔抓伤口时,鼠疫杆菌正在成倍繁殖并扩散到腹股沟(当咬伤处在腿部)或腋窝(当咬伤处在手臂)的淋巴结。免疫系统努力控制感染,于是淋巴结肿胀发炎,形成了痛感明显的卵形“结节”,腺鼠疫也因此得名。平均算来,鼠疫会有3~5天的潜伏期,再过3~5天患者会病发死去(未经治疗的情况下,鼠疫的死亡率在60%左右)。病程的终末阶段表现为大出血和器官衰竭。腺鼠疫中最为严重的是败血性鼠疫,患者的皮肤布满深蓝色斑块,四肢皮肤甚至会变为黑色,“黑死病”便是由此得名。在感染的最后阶段,患者常会出现精神失常,对伤处最轻微的触碰也会引发难以忍受的剧痛。唯一称得上安慰的是,这种类型的鼠疫通常杀人利落,并只能通过跳蚤叮咬传播。

本网站本身并不存储任何相关资源文件且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网站为非盈利性质,不提供任何下载链接。若信息侵害到您的权益,请随时联系我们,我们将配合您第一时间移除。 联系邮箱:aishuchao2020@163.com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